朝颜

一生痴绝慕周郎

【亮瑜】Eversleeping • 永眠(万圣节献礼)

*猎魔人亮×吸血鬼瑜

*HE小甜饼,一发完

文/朝颜


1.


银色的冷月从深黑的夜幕中露出一角,随即清冷的月华水一般流淌下来,映照着寂静而安然的小镇。夜色入深之后,白日的炊烟与喧嚣渐渐淡去,被清幽山谷所环绕的小镇在紫罗兰的夜色里,寂静地沉睡而去。

总有那样的一点灯火依旧伫立在拐角的街头,暖色昏黄的油灯挂在古旧砖石砌成的墙壁上,暖光与冷蓝交相辉映,却不过只是近在咫尺的距离。诸葛亮把羽扇别在后腰,踏步走了进去。这间没有名字的小酒吧被布置得古朴又舒适,昏黄的灯光下好几个赏金猎人在角落里或坐或站,一股浓浓的烟草味扑面而来,诸葛亮皱了皱眉。

窄小的吧台上放满了透明的酒杯与烛...

6 59

居然赶上了😂  万圣节快乐😈

来个吸血鬼都督

6 58

不好意思,我赶脚调了色好看些(然后把之前的删了😂

8 72

【亮瑜】知更鸟之春(十一)

开车警告

文/朝颜

小乔的手轻轻地挽上了周瑜,被柔滑曼妙的丝绸包裹的指尖拂过周瑜的手背,像是温热的流水那般柔软。他们并肩走过长长的黑色走廊,漆黑的夜里大雪滂沱而寂静地下着,与灯火辉煌的圣诞晚宴遥相呼应的走廊变得寂静又空旷,唯有几盏烛火煌煌燃烧着,隐隐绰绰地映照着二人的身子。

周瑜携着小乔朝着那尽头溢满金色光芒的门厅走去,在那里一场金碧辉煌的舞会正在进行。周瑜和小乔的亮相毫无疑问为这场喧嚣增添了一抹亮丽的颜色,他们自出现起便成为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。周瑜微微低垂下头去,在璀璨的灯火与烛光中他看上去肤凝如雪、好目曼泽,明艳不可方物。

舞池里热热闹闹地挤满了年轻漂亮的小情侣们,乐队正伴着五光十...

8 61

这是我在亮瑜圈开的第一辆车,求不翻

感谢给我巨大支持和勇气的波波😂 @波波波波波君

11 99

【亮瑜】知更鸟之春(十) 


霍格沃兹魔法学校设,有虎离注意

文/朝颜

诸葛亮从头到尾没有投入到这场激烈而喧嚣的比赛里,尽管他如同那遥远角落里坐着的人一样被周围的欢呼与喧嚣所裹挟。学生们澎湃的尖叫与热情如同炽烈的浪潮将他们包围,而在那片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喧闹赛场上,周瑜就像是遗世独立一般静静地坐在那里,他的神情有些紧张,却仍旧温和而宁静,就好像是一簇晶莹柔软的雪。

这场比赛的行进过程就如诸葛亮所预测的一样,格兰芬多彻底放弃了攻防兼备的中立路线,而采取了全面的进攻,裴擒虎本是找球手出身,也是力量与速度极佳的选手。如此一来格兰芬多的高速度与强攻击很快就把斯莱特林打出了颓势,整个蛇院只有铠一个力量型的选手,其他人的防御也渐渐...

8 46

【亮瑜】知更鸟之春(九) 


霍格沃兹魔法学校设定

文/朝颜

周瑜苏醒的时候,寂静的夜空中刚刚透出一抹初晨的微光,冰蓝微弱的光线薄纱一般,缓缓抚落在他的肩头。清冷的冬雪隔着透明积雪的窗子,纷纷落落地下着,四下寂然无声,壁炉也早已燃烧殆尽。

不知不觉趴在图书馆睡了一夜,这会儿只觉得又僵又冷,周瑜慢慢扶起身子,受伤的膝盖已经不再疼痛,却僵直得无法弯曲。他保持着这个艰难的姿势,直到慢慢缓解时,乌木般的鬓发旁已渗出了些许的薄汗。他缓缓呼出一口气,眸中所凝的雾气化作水滚落下去,视线才渐渐变得清晰。

为魁地奇准备的日子,他耽搁了不少的功课,原本继续参赛就必然会有加分,可现在……周瑜垂下头,用酸楚冰冷的手拢了拢垂肩的长发,他只觉...

14 38

【亮瑜】知更鸟之春(八) 

霍格沃兹魔法学校设定,追妻翻车现场

文/朝颜

周瑜怔然地望着眼前那人躬身告退,木制的门扉被缓缓关上,发出一声沉闷而空旷的回响。窗外大雪淋漓,一片莹然的雪白。他的目光放空在昏暗的室内,就在紧紧关闭的门扉之后。他忽然觉得有些发冷,冷到刺入骨髓。

他是何等聪明的人,怎么会听不出诸葛诞的意思。这几年来诸葛诞对于他和诸葛亮并无关心,双方也从来不曾有过交集,究竟为什么忽然前来,不知道是诸葛诞的意思还是诸葛家的意思。但不管是怎么样,他说的话周瑜听明白了。

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向来只招收纯血统巫师入学,而周瑜从一开始就知道诸葛家是怎样的家族。血统像是一道分明的界限,将他们二人分割。周家原本也是高门大户,...

13 40

『公瑾,给你花花ヾ(❀╹◡╹)ノ~』

武陵仙君亮×鹿神瑜

我脑补这个设定好久了啊ヘ(;´Д`ヘ)住在桃花树下的仙君和住在梅林的鹿神,每天在森林里酿酒摘花过着神(没)仙(羞)眷(没)侣(臊)的生活

【亮瑜】知更鸟之春(七) 

霍格沃兹魔法学校设定,我爱刀片

文/朝颜

14.

昨夜下了一整晚的雪,直到清晨时才初晴,昨日发生的一切却并没有随着这场大雪沉眠,对于大多数旁观的学生而言,这仍旧还是他们茶余饭后的主要谈资。

全院学生还没来得及讨论完昨晚那场未完成的魁地奇比赛,新的瓜又来了,早上课程结束后诸葛亮被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录取的消息不胫而走,传出消息的是拉文克劳的院长办公室。奕星刚从办公室出来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,好容易才脱身出来,尽管他已经竭力没有多嘴,但还是挡不住学生们愈加热烈的好奇心,事情只是短短一上午便传遍了全校。

张良从学生群里挤了出来,现在正是中午用餐的时候,大厅里大雪落尽之后晴空万里,阳光澄净如洗,...

11 35
 
1 / 16

© 朝颜 | Powered by LOFTER